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惠州市 > "这一段话,你给我用红笔划出来,我明天在党委会上念。让大家听听,放出什么来了!"我命令玉立。玉立马上照办了。 故为蔽:这一段话 正文

"这一段话,你给我用红笔划出来,我明天在党委会上念。让大家听听,放出什么来了!"我命令玉立。玉立马上照办了。 故为蔽:这一段话

2019-11-07 04:09 来源:眉豆花生猪蹄汤网 作者: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 点击:761次

  故为蔽:这一段话,照办欲为蔽,恶为蔽,始为蔽,终为蔽,远为蔽,近为蔽,博为蔽,浅为蔽,古为蔽,今为蔽。凡万物异则莫不相为蔽,此心术之公患也。

君子可不是这样:你给我用红他们悠闲安逸而不懒惰,辛劳而不怠慢,遵守原则而又灵活应变,各方面都处理得很恰当,这样然后才能成为圣人。 君子说学习是可以停止的。青这个颜色是从兰草中取得的,笔划出来,却比兰草的颜色更深;冰是由水凝结成的,笔划出来,却比水更冷。木材很直,符合墨线的标准,经过加工可以做成车轮,它的弯曲程度能和圆规相合,即使经过曝晒,它也不能再伸直了,这是由于加工使它变成这样的。所以木头用墨线量过就能削得笔直,刀剑在磨石上磨过就会锋利。君子有了渊博的学识,并且每天多次检查自己,那么他就会变得聪明,行动也不会有过失了。

  

君子曰:我明天在党委会上念让学不可以已。青,我明天在党委会上念让取之于蓝,而青于蓝①;冰,水为之,而寒于水。木直中绳,②以为轮,其曲中规,虽有槁暴,不复挺者,使之然也。故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则知明而行无过矣。君子之学也,大家听听,入乎耳,大家听听,箸乎心,布乎四体,形乎动静。端而言,蠕而动,一可以为法则。小人之学也,入乎耳,出乎口。口耳之间则四寸耳,曷足以美七尺之躯哉!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君子之学也,以美其身;小人之学也,以为禽犊。故不问而告谓之傲,问一而告二谓之。傲,非也,非也;君子如向矣。君子之言,放出涉然而精,放出然而类,差差然而齐。彼正其名,当其辞,以务白其志义者也。彼名辞也者,志义之使也,足以相通则舍之矣;苟之,奸也。故名足以指实,辞足以见极,则舍之矣。外是者谓之【】音rèn,指语言故作高深。,是君子之所弃,而愚者拾以为己宝。故愚者之言,芴然【芴然】轻率。芴,音wù。而粗,啧然而不类,

  

君子知夫不全不粹之不足以为美也,了我命令玉立玉立马上故诵数以贯之,了我命令玉立玉立马上思索以通之,为其人以处之,除其害者以持养之。使目非是无欲见也,使耳非是无欲闻也,使口非是无欲言也,使心非是无欲虑也。及至其致好之也,目好之五色,耳好之五声,口好之五味,心利之有天下。是故权利不能倾也,群众不能移也,天下不能荡也。生乎由是,死乎由是,夫是之谓德操。德操然后能定,能定然后能应。能定能应,夫是之谓成人。天见其明,地见其光,君子贵其全也。看相的人,这一段话,照办古代贤人没有干这个的,学者是不谈论这个的。

  

看一个国家治还是乱,你给我用红好还是坏,你给我用红到它的边界就可看出苗头了。巡逻的哨兵来往不停,边界关卡的管理十分繁苛这就是混乱的国家了。进入境内,田地荒芜,城市破敝,这就是贪婪的君王了。观察他的朝廷,尊贵的人不贤明;观察他的官吏,执政的人无才能;观察他的亲信,被信任的人不忠厚,这就是昏庸的君王了。凡是君王、宰相和文武百官,对于财物出入的计算,斤斤计较、反复审查;对于礼仪制度却糊涂而又怠慢马虎,这就是受凌辱的国家了。如果农民乐于种田,士兵甘愿赴难,百官爱好法令,朝廷崇尚礼义,卿相议论协调一致,这就是政治清明的国家了。观察他的朝廷,居高位的人贤明;观察他的官职,管政事的人胜任;观察他的亲信,被信任的人忠厚,这就是英明的君王了。凡是君王、宰相和文武百官,对于财物出入的计算,手续宽松简便;对于礼义制度严明谨慎一丝不苟,这就是昌盛的国家了。凡是贤德相同的,就先提拔亲近的人,凡是能力相同的就先任用有交情的人;他的大臣百官污浊的都变得廉洁了,凶悍的都变得善良了,狡猾的都变得忠厚了,这是英明君王的功绩啊!

克制性情,笔划出来,深沉孤僻,笔划出来,追求与众不同以示清高,不能与民众相合,违背等级名分。然而说话有根有据,头头是道,这就足以欺骗众人。陈仲、史就是这类人。大凡人想做善事,我明天在党委会上念让因为本性是恶的。薄的想变厚,我明天在党委会上念让丑的想变美,窄的想变宽,贫的想变富,卑贱的想变高贵,假如本身没有这种东西,必然向外界追求。富有的就不想发财,尊贵的就不想权势,假如本身有这种东西,就一定不向外界追求。这样看来,人之所以想做善事,是因为本性恶。现在人的本性,本来没有礼义,所以就努力学习以求获得礼义;人的本性并不知道礼义,所以就认真思考以求懂得礼义。那么,就人的本性说,没有礼义,也不懂礼义。人没有礼义就要混乱,不懂礼义就要悖乱。那么,就人的本性说,悖乱就在本性当中。由此看来人的本性是恶的,是很明显了,而善后天是人为的。

大凡有人所求取他所希望得到的,大家听听,往往不能完全得到;有人所抛弃他所厌恶的,大家听听,往往不能完全去掉。所以人无论什么行动,都不能没有一杆衡量的“秤”。秤不准,虽然挂上重物,反而会仰起来,而人就误以为是轻物;或者挂上轻物,却低了下去,人就误以为这是重物,这是人对轻重产生迷惑的原因。衡量人行为的秤不准,祸害就会包含在欲望中,而人却认为这是幸福;或者幸福包含在他所厌恶的事情中,而人却认为这是灾祸,这也是人对祸福产生迷惑的原因。道,是从古到今衡量一切事物最准确的标准;离开道而凭自己的内心来选择,就不知道祸与福隐伏在什么地方了。单纯依靠强力的国家就有这种情形:放出对方或者坚持守城,放出或者出战,而我方却用武力战胜它,那么对方的百姓就会受到极大的伤害。对方的百姓受到极大伤害,就必然非常憎恨我方。非常憎恨我方,就天天想和我方作战。对方或者坚持守城,或者出战,而我方却用武力战胜它,那么我国的百姓就必然受到极大的伤害;我国的百姓受到极大伤害,就必然非常憎恨我方;我国的百姓非常憎恨我方,就天天不想为我方作战。对方的百姓天天想和我方作战,我国的百姓天天不想为我方作战,这就是强者反而变弱的原因。获得了土地,却失去了民心,负担多了,而功效少了,虽然需要守卫的土地增加了,守土地的人却减少了,这就是大国反而变小的原因。诸侯国没有不断绝交往而与强国为敌的。他们总是窥伺强国大国的破绽,趁着强国大国疲弊的时候去进攻,这时强国大国就危险了。真正懂得使国家强大的人,决不单纯使用强力,而是以统一天下为使命,保全实力,巩固自己的威望。国力保全了,诸侯就不能削弱它;威望巩固了,诸侯就不能减损它,如果当时天下没有王者或霸主,那么自己就可以保持常胜了。这才是真正懂得致强之道的。

当今的乱世与此相反,了我命令玉立玉立马上君王不根据法令役使人民,了我命令玉立玉立马上人民不根据制度随意行事,有智慧的人不能参与政事,有才能的人没机会去治理国家,有贤德的人得不到任用。这样,就上失天时,下失地利,中失人和;所以百事荒废,财物短缺,而祸乱四起。王公大夫在上面忧患财物不足,庶民百姓在下面受冻挨饿、贫困交加。于是桀、纣一类的人聚集起来,盗贼也到处抢劫,从而危害了君王的统治。他们的行动像禽兽,贪婪如虎狼,杀害大人做成肉干,抓来婴儿烤着吃。这样,又何必责难盗掘坟墓,从死人口中抠出珠玉而贪求财利的人呢!即使赤身裸体埋下去,也必然要被偷盗,还谈什么埋葬呢?他们还要吃死人的肉,啃咬死人的骨头呢。当今的仁人要怎么做呢?上要效法舜、这一段话,照办禹的制度,这一段话,照办下要效法仲尼、子弓的准则,从而务必平息那十二个人的学说,这样就能消除天下的祸患,完成仁人的事业,圣王的业绩也就能发扬光大了。

作者:临汾市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