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云天高谊 > "没有回家去看看你爸爸吗?"我猜测着他来的目的。 (4)1968年秋季 正文

"没有回家去看看你爸爸吗?"我猜测着他来的目的。 (4)1968年秋季

2019-11-07 05:04 来源:眉豆花生猪蹄汤网 作者:货运专线 点击:830次

  (4)1968年秋季,没有回家去吗我猜测北京北郊良种场,没有回家去吗我猜测全国文联、作协系统的“牛鬼蛇神”大示众和挨批斗。在参加秋收劳动后的某天下午,文联、作协系统的“牛鬼蛇神”被集中起来。我首次看见文联各个协会(文、音、戏、美、曲艺、舞蹈等等)的“牛鬼蛇神”有如此浩荡的队伍,长长的行列见首不见尾。我也在相隔数年后,看见一些老熟人,如华君武、蔡若虹等,他们头上有了白发。我们在黄昏时被带进一座大礼堂。“牛鬼蛇神”的大队伍各呈两行,排列站立在两厢。礼堂里坐满了文联、作协系统和当地的革命群众。“牛鬼蛇神”因为人数太多,难以一一点名示众。只挑拣一些最知名的,要他们自报家门。但是不久即遇见了障碍,全国文联的长篇小说作家张雷介绍自己时说:“我是贫农出身。”又找补了一句:“我是热爱毛主席的。”这惹恼了作协的一位造反派头头,立即亲自走上台前,对张雷拳打脚踢以示警告。正在这时,站在我身旁的黄沫(他是《文艺报》的理论组长,人很正直。在两派打派仗中也作为“牛鬼蛇神”被揪出来了)立即晕倒过去。周围几个人赶紧上前将他扶起,抬至外边。那些“精彩”的示众场面,我完全忘记了。

“优秀的新作家,看看你爸爸好的作品,看看你爸爸不断地涌现,是一种不可避免的必然的趋势。一个有作为、有远见的编辑便要看到这种趋势,并以自己毫不放松的努力去促其实现。”“鱼”的丰收从1957年6、他来的目7月间到年底,他来的目反右斗争在作协,可以说取得了“鱼”的大丰收。丁玲、冯雪峰、艾青等,这些自然是大“鱼”,不管上钩不上钩,都要捕获的。(丁玲主持的文学讲习所也随即停办。)此外,也还有一批文化、学术和文学、艺术界的大“鱼”,因参加作协或《文艺报》组织的鸣放座谈会或发言或写文章或接受采访而被“钓”上来。这些人中较着名的有黄药眠、钟敬文等教授,翻译家张友松,着名女高音歌唱家张权,诗人、考古学家陈梦家,杂文家、评论家舒芜。而在《文艺报》上点名或批判的全国文艺界知名人士,粗粗列举一下,则有施蛰存、徐仲年、许杰、徐中玉、穆木天、程千帆、陆侃如等教授,评论家陈涌、李蕤、鲍昌,翻译家黄源、冯亦代,浙江文联主席、学者宋云彬,杂文家曾彦修,诗人、作家公刘、王希坚、唐湜、柳溪、张明权、刘绍棠、孙大雨、苏金伞、流沙河、李白凤、汪馥泉、蒋锡金、刘盛亚、石天河,漫画家沈同衡、李滨声,相声作家何迟,美术家江丰、徐燕荪、王雪涛,戏剧界人士吴祖光、杜高、汪明,电影界着名导演、演员吴永刚、石挥、吕班、郭维、沙蒙。

  

“愈是精华,没有回家去吗我猜测愈要批判”(1)“愈是精华,看看你爸爸愈要批判”(2)“愈是精华,他来的目愈要批判”,他来的目这是1959年12月8日至年底,中央宣传部召开的动员反修的全国文化工作会议上,陆定一部长在讲话中鲜明地提出来的一个口号,也是周扬副部长的主旨讲话中体现的总的精神。这是中央书记处批准召集的一次重要会议,讲话的还有张子意、林默涵两位副部长,并请周总理、陈毅副总理到会讲了话。我那时在《人民文学》评论组工作,于1960年1月上旬,有幸听了全部传达,作了详细记录。我认为“愈是精华,愈要批判”这个貌似新鲜却又费解的提法,其实是不符合列宁关于“两种文化”的说法(即“在每个民族文化里面,都有哪怕是不发展的,民主的和社会主义的成分,因为在每个民族里有劳动和被剥削的群众,他的生活条件必不能免地要产生着民主和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当然,在每个民族里面也有有产阶级的文化,而且不仅只是‘成分’,而是统治的文化。”见列宁《关于民族问题之批评的注释》)和毛主席关于对文化遗产应“排泄其糟粕,吸收其精华”(见《新民主主义论》)的精神的。周扬在报告及讲话中着重提出要彻底批判达到高峰水平的19世纪西方“资产阶级文艺”,包括文学、音乐、绘画等,因为它是现代修正主义文艺(特指赫鲁晓夫上台后的苏联文艺)的老根,人道主义、人性论的老根。对马、恩、列对其认识价值和美学价值评价颇高的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大师及作品,周扬持尤其严峻的批判态度。他说:“资产阶级文化遗产,如果只反对一部分反动的,而不清理整个的,那么,‘根’还没有解决。”“今天对我们的危险不在我们轻视而是对遗产太盲目迷信,”“特别是19世纪欧洲的批判现实主义文学,从来当作不可动摇的典范,如果不破除迷信,会妨碍文艺的成长。要有一个革命。”“批判的现实主义有很大的消极方面,一方面反对大资产阶级的统治,另方面,反对日益增强的无产阶级力量。这种形态的现实主义,过去并不曾、现在也不能培养社会主义的个性,因为它只是批判,并不肯定什么,或者更坏一些,转而肯定它曾经否定的东西。”陆定一也说,“19世纪资产阶级文艺不能培养社会主义的个性,是培养反对共产主义的个性。”周扬继续说:“19世纪资产阶级文学究竟有什么可供我们学习的?就世界观而论,同我们是水火不相容的,托尔斯泰、斯汤达、罗曼罗兰,同我们不能相容的,要划界线的。他们是资产阶级社会的佼佼者,看到资产阶级的没落。我们承认其历史地位,给以估价,只此而已。他们对资本主义又批判又巩固,宣传个人主义,这还不是巩固资本主义制度?……他们在技巧方面的某些成就对我们是有益的,否则,何必要遗产?我们进行社会主义教育,他们用个人主义、个人奋斗,人道主义世界观来影响青年。所以,要树立批判的旗帜,把最伟大的作家摆在无产阶级面前接受审判。”林默涵说,“资产阶级文化是蜜糖和毒药(个人主义、无政府主义、悲观主义等)混在一起。”关于批判文艺领域的修正主义思潮,周扬说:“文艺战线是政治思想战线的一个方面,文艺上的修正主义是修正主义哲学观点在文艺领域的表现。整个形势是东风压倒西风,但我们决不可低估了西风的影响。资产阶级政治思想的代表正在鼓吹两种意识形态和平共处、互相渗透。当然,没有什么和平共处,有的只是剧烈的斗争。有些人把资产阶级文化看得很高,要向其看齐,有一种甘愿同化的倾向。我国也有这样的人,王任叔(巴人)说‘竞异求同’,这实际是要无产阶级思想和资产阶级思想求同,把社会主义同化于资本主义体系,———危险的倾向。文艺领域修正主义思潮有相当长久的历史,胡风是最早的贩卖者,什么人性论、人道主义;鼓吹所谓‘现实主义’写真实,否定革命世界观的作用;鼓吹创作自由,否定党的领导。李何林的《十年来文学理论和批评上的一个小问题》,他说,作品思想性的高低决定于作品‘反映生活真实与否’。而反映生活真实与否,‘也就是它的艺术性的高低’,这是为真实而真实,好像真实就是一切。这种片面的强调就是排斥文学艺术的党性、倾向性。人道主义、人文主义、人本主义作为一种社会思潮是历史的产物。在社会主义国家提倡抽象的人道主义,锋芒是反社会主义;用资产阶级人道主义口号宣传阶级合作、和平主义、改良主义,反对革命斗争、革命战争,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宣传个人主义,反对集体主义。资产阶级人道主义披上社会主义外衣,危险性就大了。对其进行斗争仍然是当前一个重要任务。和平主义、个人幸福高于一切,反对一切战争,主题放在战争残酷和个人幸福不可调和的矛盾上;所以我说,肖洛霍夫的《一个人的遭遇》是政治上的和平主义,思想上的人道主义,艺术上的自然主义。还有的作品描写战争残酷场面,散布悲观主义、感伤主义,丧失革命气概、革命理想,刘真的《英雄的乐章》是一个例子。”不过总算还好,周扬对人道主义,没有一根筋儿地反到底。在80年代,他改变了自己的观点,这是后话。

  

“在我国文艺路线的阵地上,没有回家去吗我猜测新的战士像雨后春笋一样地涌现出来了!而且将要更多更好地涌现出来!”“在中国来说,看看你爸爸抛一粒散子在棋盘角上,棋局不发展到那一角,牺牲不大。发展到那一角上,说不定就会起一些作用。”(张宗植)

  

“怎么这样说呢?当然是要讲真话!他来的目”

“站得稳、没有回家去吗我猜测放得开”这也是1957年5月,没有回家去吗我猜测讨论贯彻“双百”方针,天翼反复说明的他的一个基本论点。当时如何贯彻“放”的方针,编辑部和社会上也是议论纷纭,莫衷一是。有一种意见似乎强调“放”就是一切。然细一思之,仍是不得要领。天翼讲的“站得稳、放得开”则比较透底。站得稳自然是指文学编辑要站在为人民、为社会主义服务的立场;立足点是稳的,便要放手放百花。只要是有利于人民和社会的作品,不论何种方法、流派,便可以广泛地收纳,而不要有太多的顾虑。“站得稳、放得开”,二者是辩证统一,缺一不可。1993年5月下旬,看看你爸爸我去福建汀州。26日早晨瞻仰了瞿秋白烈士纪念碑(秋白烈士就义处),看看你爸爸便去山上拜谒唐义贞烈士墓。义贞烈士的灵,安卧在山巅,有长青的松、柏簇拥。可以俯瞰她生前战斗过并为之付出青春、鲜血、生命的闽、赣大地。墓前石碑上有她亲密战友、夫君陆定一亲笔题字:“义贞知己,我的夫人。”我正在墓前沉思默想,忽见有位五十来岁,穿着朴素的老者上山来,为墓园打扫,清除杂草。我乍一看,觉得这人的长相有点像陆定一部长。后来赖章盛告诉我:你看见的老人,就是我舅舅陆范家定,汀州民政局退休干部,他天天早晨去打扫外婆的墓园。这个名字,包含陆范两家的姓和他的名字,范姓是我外公添上去的。

1993年我去赣南,他来的目还打算去闽西。在赣州停留时,他来的目意外地遇见了陆定一的亲外孙,在赣南一所学院教哲学课的赖章盛,是赣南文化界一位友人介绍我们相识的。我和小赖曾同游大庾岭的梅关,回到赣州还去他家作客。他不大的寓所,墙上高挂他外婆唐义贞女烈士20年代穿着旗袍,披着外衣,一幅英姿飒爽的照片。另外还有他外公陆定一写给他的条幅:“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赖章盛为我讲了他外婆在红军主力撤离赣南后,在敌人屠刀下坚贞不屈的故事;讲他外公如何苦思苦等了五十多年,而在1987年会见了他和唐义贞留在老苏区的一双儿女,并和外孙、孙儿等失散多年的亲人,一家团聚的故事。这动人的故事一直铭刻我心头,今天我向读者们讲出来,也算了结我一桩心事吧。1993年我去赣南、没有回家去吗我猜测闽西访问,没有回家去吗我猜测结识了这块红土地上新生长的作家群。1998年,当地一位文化界人士来信要我谈谈对“红土地文艺”及其作家群的观感,我遂写此短文。

看看你爸爸1993年写1994年9月13日,他来的目明川祭日草

作者:app开发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