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啄木鸟 > 烟呛了她,她扭过头劝我:"还是不抽的好。" 他在生意上好像也做得不顺当 正文

烟呛了她,她扭过头劝我:"还是不抽的好。" 他在生意上好像也做得不顺当

2019-11-07 04:24 来源:眉豆花生猪蹄汤网 作者:河池市 点击:662次

  以后飞浦就极少到颂莲房里来了,烟呛了她,他在生意上好像也做得不顺当,烟呛了她,总是闷闷不乐的样子。颂莲只有在饭桌上才能看他,有时候眼前就浮现出梅珊和医生的腿在麻将桌下做的动作,她忍不住地偷偷朝桌下看,看她自己的腿,会不会朝那面伸过去。想到这件事她心里又害怕又激动。

颂莲看着毓如肥胖的身体伏在潮湿的地板上捡佛珠、她扭过头劝、她扭过头劝捂着嘴无声地笑了一笑,她看看陈佐千,陈佐千说,好吧,我们走了。颂莲跨出佛堂门槛,就挽住陈佐千的手臂说,“她有一百岁了吧,这么老?”陈佐千没说话,颂莲又说,“她信佛?怎么在家里念经?”陈佐千说,“什么信佛,闲着没事干,滥竿充数罢了。”颂莲在二太太卓云那里受到了热情的礼遇。卓云让丫环拿了西瓜子、我还是不抽葵花子、我还是不抽南瓜子还有各种蜜饯招待颂莲。他们坐下后卓云的头一句活就是说瓜子,这儿没有好瓜子,我嗑的瓜子都是托人从苏州买来的。颂莲在卓云那里嗑了半天瓜子,嗑得有点厌烦,她不喜欢这些零嘴,又不好表露出来,颂莲偷偷地瞟陈佐千,示意离开,但陈佐千似乎有意要在卓云这里多呆一会,对颂莲的眼神视若无睹。颂莲由此判断陈佐千是宠爱卓云的,眼睛就不由得停留在卓云的脸上、身上。卓云的容貌有一种温婉的清秀,即使是细微的皱纹和略显松弛的皮肤也遮掩不了,举手投足之间,更有一种大家闺秀的风范。颂莲想,卓云这样的女人容易讨男人喜欢,女人也不会太讨厌她。颂莲很快地就喊卓云姐姐了。

  烟呛了她,她扭过头劝我:

陈家着三房太太中,烟呛了她,梅珊离颂莲最近,烟呛了她,但却是颂莲最后一个见到的。颂莲早就听说梅珊的倾国倾城之貌,一心想见她,陈佐千不肯带她去。他说,这么近,你自己去吧。颂莲说,她扭过头劝我去过了,她扭过头劝丫环说她病了,拦住门不让我进。陈佐千鼻孔皇哼了一声,她一不高兴就称病。又说,她想爬到我头上来。颂莲说,你让她爬吗?陈佐千挥挥手说,休想,女人永远爬不到男人的头上来。颂莲走过北厢房,我还是不抽看见梅珊的窗上挂着粉色的抽纱窗帘,我还是不抽屋里透出一股什么草花的香气。颂莲站在窗前停留了一会儿,忽然忍不住心里偷窥的欲望,她屏住气轻轻掀开窗帘,这一掀差点把颂莲吓得灵魂出窍,窗帘后面的梅珊也在看她,目光相撞,只是刹那间的事情,颂莲便仓惶地逃走了。

  烟呛了她,她扭过头劝我:

到了夜里,烟呛了她,陈佐千来颂莲房里过夜。颂莲替他把衣服脱了,烟呛了她,换上睡衣,陈佐千说,我不穿睡衣,我喜欢光着睡。颂莲就把目光掉开去,说,随便你,不过最好穿上睡衣,会着凉。陈佐千笑起来,你不是怕我着凉,你是怕看我光着屁股。颂莲说,我才不怕呢。她转过脸时颊上已经绯红。这是她头一次清晰地面对陈佐千的身体,陈佐千形同仙鹤,干瘦细长,生殖器像弓一样绷紧着。颂莲有点透不过气来,她说,你怎么这样瘦?陈佐千爬到床上,她扭过头劝钻进丝棉被窝里说,让她们掏的。

  烟呛了她,她扭过头劝我:

颂莲侧身去关灯,我还是不抽被陈佐千拦住了,我还是不抽陈佐千说,别关,我要看你,关上灯就什么也看不见了。颂莲摸了摸他的脸说,随便你,反正我什么也卞懂,听你的。

颂莲仿佛从高处往一个黑暗深谷坠落,烟呛了她,疼痛、烟呛了她,晕眩伴随着轻松的感觉。奇怪的是意识中不断浮现梅珊的脸。那张美丽绝伦的脸也隐没在黑暗中间。颂莲说,她真怪。你说谁?三太大,她在窗帘背后看我。陈佐千的手从颂莲的乳房上移到嘴唇上,别说话,现在别说话。就是这时候房门被轻轻敲了两记。两个人都惊了一下,陈佐千朝颂莲摇摇头,拉灭了灯。隔了不大一会,敲门声又响起来……陈佐干跳起来,恼怒地吼起来,谁敲门?门外响起一个怯生生的女孩声音,三太太病了,喊老爷去。际佐千说,撒谎,又撒谎,回去对她说我睡下了。门外的女孩说,三太太得的急病,非要你去呢。她说她快死了。陈佐千坐在床上想了会儿,自言自语说她又耍什么花招。颂莲看着他左右为难的样子,推了他一把,你就去吧,真死了可不好说。颂莲说这跟那个有什么联系,她扭过头劝我那个不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又去了。

梅珊说聪明女人这事却糊涂,我还是不抽这个月还没来?别是怀上了吧:颂莲说没有没有哪有这事?梅珊说你照理应该有了,烟呛了她,陈佐千这方面挺有能耐的,晚上你把小腰儿垫高一点,真的,不诓你。

她扭过头劝颂莲说梅珊你嘴上真是没栅栏亏你说得出口。梅珊说不就这么回事有什么可瞒瞒藏藏的,我还是不抽你要是不给陈家添个人丁,苦日子就在后面了。我们这样人都一回事。

作者:呼伦贝尔市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